25. 第二十五章 我们打算逃跑。(1 / 4)

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3493 字 9个月前

剧情很混乱, 逻辑却很通畅。

本以为是官府与邪祟之间惊心动魄的《碟中谍》,没想到竟成了更加扑朔迷离的《爸爸去哪儿》。

坊间门男女老少个个合不拢嘴,柳如棠默默拾起地上的虐恋话本,施云声陷入短暂的茫然。

他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, 从狼群来到人族不到一年, 小小的脑袋瓜里, 被迫承受太多与年纪不相符的喜与悲。

这就是探案吗?这就是镇厄司吗?这……就是传说中的潜伏吗?

江白砚静默立于人群中央,黑羽般的眼睫覆下阴翳,薄唇紧抿。

因惯于杀伐,今时今日发生的一切都令他难以理解,在江白砚的认知里, 此刻应有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。

结果被施黛的三言两语, 轻飘飘一笔揭了过去。

……看现场气氛,似乎也不算“轻飘飘”。

“家丑不可外扬, 我言尽于此。”

沈流霜侧开脸:“李言, 既然你已知晓一切, 我们彼此不必继续伪装。回家后,就和离吧。”

失魂落魄的阎清欢与一对失魂落魄的儿女并排而立, 围观群众唏嘘不已。

几个邪祟小童亦是连连摇头, 没了之前故作的高深姿态, 磕着瓜子吃着莲花糕, 偶尔小声嘀咕:

“渣男。”

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活该。”

“两个小孩跟谁?”

施黛演完收工,抬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。

经过这么一出狗血大戏,她和阎清欢暗传血书的事儿顺利瞒了下去,现在最叫人头疼的,是几十个街坊邻居或同情或震惊或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被围观的感觉不怎么好, 刚琢磨着如何退场,施黛瞥见身侧白影一晃。

“看够了么。”

江白砚笑意冷淡,挡在她与其他人之间门:“我姐姐的家事,不用各位操心。”

人间门有真情,人间门有真爱。

施黛微怔,眨了眨眼。

对哦,从这段胡编乱造的剧情上看,她饰演的郑娘子虽然被情郎抛弃,被父母强行安排婚事,被丈夫冷待,但她还有个弟弟。

这是唯一愿意护着她、为她解围的人。

江公子,大好人。

江白砚套了郑二郎病怏怏的皮相,形貌不似真容那般凌厉,但当眼尾一挑,墨玉般黑沉的瞳仁里,浸满冷冽寒意。

好几个围观群众讪讪收回视线。

他说得没错,家事不应由外人插手,哪怕好奇心满得快要溢出来,碍于情面,他们不该多问。

人们神色各异地陆续散去,施黛垂头抹着泪,与江白砚来到角落。

“我们找到一张纸。”

用了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,施黛道:“是个姑娘出逃失败,留下的血书。纸上写,莲仙是食人的邪祟,目前有十几名女子被关押在地下。”

江白砚站在她身前,安静地听。

他身量颀长,好似挺拔青竹,影子无声无息罩下,漆黑如墨色,将施黛整个笼住。

由此,为她隔绝了邪祟小童的所有视线。

被蜘蛛精窥视的不适感烟消云散,施黛总算能放松一些,脊背不再紧绷,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:“方才,多谢你了。”

江白砚淡声笑笑:“不必。”

“既然还有十几个女子活着,”把已知线索整合一遍,施黛皱起眉头,“我们要怎样才能找到她们,又不被邪祟发现呢?”

另一边,阎清欢也向队友们阐述了血书上的内容。

为贴合人设,他说话时从头到尾拽着沈流霜袖口,以一副悔不当初、痛心疾首的人渣情态,时不时呜咽几声。

“……也就是说,莲仙手里有人质。”

沈流霜思忖道:“这下,是真不能硬闯了。”

邪祟关押失踪女子的地方,血书上说得含糊,只用了“地下”二字。

玉门后,通往神宫的空间门曲折多变、小径交叠,那位写下血书的姑娘,大概难以描述具体位置。

“啧。”

柳如棠烦躁咬牙:“混蛋。”

来此之前,她心中怀揣过零星几点希望。

所有被讯问的人家都说,家中妻女被献给莲仙后,曾在两三天前归家探望。也许她们真的还活着,也许她们只不过受了邪祟蛊惑,也许……

所有“也许”,都在得知那张血书的内容后不复存在。

与人族一样,妖魔的修炼也讲究循序渐进,那劳什子莲仙,这是把女人们当成了储备粮。

感受到她心底翻涌的怒意与杀气,白九娘子双目血红,轻轻蹭了蹭她锁骨。

“必须找到那十几个姑娘。”

沈流霜低声道:“我们……”

最后两个字堪堪出口,偌大的场地中,陡然响起一声高呼:

“吉时到,宾客至——!”

八名小童款款上前,分立玉门两侧。

伴随一道飘渺辽远的钟磬声起,四周白墙之上绘制的莲花朵朵绽开,竟如云雾流泻而出,脱离画壁,飘浮半空。

莲花粉白如霞,两侧祥云相绕,丝丝袅袅。亭台楼阙时聚时散,巍然高耸,恰似梦中白玉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