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章 为人母的心(1 / 2)

一个月的时间过的很快,夏胜利的恢复的速度让夏雨露看到了希望。

当夏雨露听见坐在轮椅上的父亲逐字逐句讲完一句话时,激动的抱住了陈芳怡说到,“芳姨,芳姨,谢谢你。”

“傻孩子,说什么话呢。”陈芳怡也没想到,之前一直抗拒说话的夏胜利,在女儿到来的这一个月里,渐渐战胜自己,开始尝试着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“老夏,太好了,你很快就可以好起来。”夏雨露蹲在夏胜利的身边,笑着说到。

夏胜利努力的发出“嗯”的一声,脸上也出现了笑意。

他知道,只要听医嘱,自己相信自己会好起来,即使余生只能坐轮椅,他也能坦然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。

夏雨露忍不住拿出电话,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莫童,就在她准备再拨打母亲李婉琴的电话时,犹豫了。

那天一早醒来见母亲在半夜有打电话,她只是简单的报了一个平安后,至今未和母亲联系过,她担心如果这时给母亲报喜,又不知会闹出什么情况。

她也能理解母亲为自己所做的一切,但这一切让所有人都付出太大代价,特别是母亲的自以为是让她至今变的孤苦伶仃,她也知道,善待母亲是自己的责任与义务,而自己又有能力为她带来更好的生活环境,但无论自己为母亲做什么,在母亲的眼中,一切都是错。

“推你爸爸回病房吧,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。”陈芳怡像是看出了她迟疑的原因,拍拍她的肩,温柔而轻声的说到。

将夏雨露安顿好,陈芳怡借口回家拿点东西,拉着夏雨露一起离开了病房。

“刚才是想和你妈妈报喜对吗?”陈芳怡坐在副驾上,望着夏雨露,轻声的问到。

夏雨露一愣,迟疑片刻,点点头。

“我知道你妈妈的脾气,找个机会再跟她说吧,不过你人在米国,也得时不时跟你妈妈聊聊,中国人嘛,总是希望儿女承欢膝下。”陈芳怡语重心长的说到。

“我知道。”夏雨露又何偿不想,只是每次都心有余悸,这一次,她决定通过信息的方式告诉自己的母亲。

当李婉琴看见女儿发来信息时,正准备关灯睡觉,她先是一愣,又认真读了一遍,这才意识到夏胜利是真的在逐渐恢复中。

她看看时间,还不算太晚,拨通了二姐的电话。

“雨露说老夏现在渐渐可以说些简单的话了,每天都会坐轮椅出去转转。”李婉琴平静的说到。

“那好呀,他们是要回来了?”

“不知道,没问。”

“那你问问啊,雨露什么时候回来,或者说是老夏回不回,如果老夏回来,你不是正好可以问问他打算如何跟你交待?”

虽然李婉琴接受不了陈芳怡的出现,但至始至终从没想过要夏胜利给自己一个交待,毕竟当年是自己要求离的婚,更何况,就在夏胜利入院这段时间,她每个月的家用从来没有断过。

“婉琴,你在听我说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别嗯,要争取自己的利益,再说了,雨露就这样不打算工作了?如果真不工作了,你就劝她早点把孩子生了,有了孩子,什么都好说,你说对吧?”

“那也不一定,你看魏来,他们现在也两地分居,小果也跟着去了米国?”

“婉琴,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是在帮你想,你就来戳我痛处。”

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不说了,早点休息。”

李婉琴一句无心的话像是真戳中了二姐的痛处,电话那头在气鼓鼓的声音中断了线。

夏胜利脱离危险,到现在能坐在轮椅上简单的说几句话,这是李婉琴没想到的,她发至内心的希望夏胜利能好起来,可一想到当初女儿斩钉截铁的话,她觉得自己将无法面对女儿,更担心女儿就此怀恨在心。

她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闭上眼就是当初女儿怀疑、震惊以及斩钉截铁不计代价救夏胜利的表情。

她又何尝不想救夏胜利,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并不乐观,在医院的见到听到的类似情况,没有一个让自己能看到希望,但医生所说的奇迹,却真的发生了。

甚至她觉得,如果夏胜利没有倒下,在女儿回国后,她仍然可以和他假扮夫妻,那现在的家里就不会像这样空空荡荡。

而挂了电话的二姨则在床上辗转反侧,她猜测女儿和女婿可能已经办理离婚,否则女儿怎么可能带上小果将女婿独自留在国内,她越想越不对劲,打开台灯拨通了女儿的电话。

“魏来,你在工作?”

“妈,你怎么还没休息?”魏来有些惊讶母亲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,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。

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和小果的爸爸到底有没有背着我们离婚。”

“妈,你大半夜就为了这事给我打电话?”魏来怎么也想不到母亲的电话竟然是为了这事。

“你就老实说,我能承受的住。”

“没有,我怎么可能会离婚。”

“你真没骗我?”二姨将信将疑的问到。

“这事儿,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

“那很难说,现在小